小竹阿影

如此幸福,如此悲伤。

    ’世界(せかい)で一番(いちばん)おひめさま,ちゃんと见(み)ててよね どこかに行(い)っちゃうよ?‘

   虽然很可爱,但是却有点霸道的歌。

   经常让我联想到双面人。

------------

 摸鱼简直是赶作业中的一股清流,画的时候相当愉悦。ヽ(•̀ω•́ )ゝ

 令人难过的是

 画完后,这幅画所有的miku,都在,盯着我。

 “作业做完了吗?”

 简直是被作业逼出了幻觉,

 幸好我已经全部做完了,泪目。

 

评论

热度(3)